•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05周立雷: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

作者:周立雷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212   更新:2017年12月18日   字体:

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

广东深圳  周立雷

 

我国第一部诗论专著《诗品》(作者钟嵘)开篇即言:“昭烛三才,晖丽万有,灵祇待之以致飨,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格律诗堪称诗中之诗,因为格律诗是独具“形美、意美、音美”三美且最具凝炼的艺术体裁,是中国文学的传世瑰宝,是诗词歌赋曲诸种体裁艺术中最耀眼的明珠,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艺术星空上的一颗最璀璨的星星。无韵不成诗。格律诗由于讲究格律(平仄)和押韵,因此有了它独特的抑扬顿挫、回环往复的音韵美。为了规范格律诗创作,便有了为方便诗人创作格律诗的诗韵(规范平仄与韵部)。回顾格律诗诗韵的使用与发展历史,经历了这样二个阶段:

第一阶段:唐代(近体诗兴盛并规范于唐代)至当代2010年8月18日(以首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征稿启事发布日为标志):《平水韵》一统天下的时代——《平水韵》格律诗时代;

第二阶段:2010年8月18日(以首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征稿启事发布日为标志)至今:《平水韵》格律诗与新韵格律诗并行的“双轨”格律诗时代。

随着时代的发展,古汉语已发展为现代汉语——普通话(现代社会通用交际语),在格律诗创作中,《平水韵》越来越暴露出其自身存在的的弊端,阻碍着格律诗创作的发展。

格律诗发展到当今的新时代,如何选择诗韵的问题,越来越困扰着当代诗人,成为摆在格律诗界的一个首先要解决的紧迫问题。

笔者以为,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壮大、消亡,都是循着它自身规律的轨道进行的。任何外力想要制约它,牵引它,都是徒劳。古音学家陈第才在其《毛诗古音考》中提出:“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势所必至。”与时俱进,破旧立新,革新鼎故,继往开来,历史潮流,浩浩汤汤,不可阻挡。同任何事物的发展规律一样,《平水韵》走过了它产生、发展以及鼎盛的唐宋时代,随着汉语和格律诗创作的发展,《平水韵》一统天下的地位逐渐被打破了。当古汉语时代进入现代汉语时代,鉴于《平水韵》存在的平仄发音、韵部划分与现代汉语不相符及保留现代汉语已取消的入声等弊端,《平水韵》已不适合现代人创作格律诗了,是该寿终正寝了。格律诗发展到今天,将进入一个新时代,即新韵代替旧韵的新时代。这是格律诗发展的必然时代趋势。

因此,格律诗发展到今天的新时代,再不要抱残守缺,要果断摒弃与现代汉语不相匹配、落后于时代的《平水韵》。这是格律诗界要紧迫统一行动的第一步。

不破不立,有破有立,先破后立。摒弃《平水韵》后,采用新韵,并非易事。目前新韵有好几种,诗界并未统一。据笔者所知,目前已公开出版的新韵韵书有以下几种:《中华新韵》、《中华今韵》、《中华诗韵》、《现代诗韵》、《诗韵新编》、《中华韵典》等。

要发展和繁荣现代格律诗创作,就必须要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这是格律诗界要紧迫统一行动的第二步。

那么,什么样的诗韵,才具备“统一”的条件呢?

顾名思义,所谓“现代格律诗诗韵”,当然一要“现代”,即要符合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实际发音;二要符合“押韵”的科学定义。概而言之,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要兼具合理性和科学性,即既要符合现代汉语的实际发音,又要韵部分部科学。进而言之,所谓“符合现代汉语实际发音”,即符合现代汉语——普通话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声的音调,无入声;阴平阳平为平声,上声去声为仄声。这里说的“普通话”,即《现代汉语词典》所定义的“普通话”:我国国家通用语言,现代汉民族的共同语,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所谓“韵部分部科学”,即符合《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的定义。《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一词的定义是:“诗词歌赋中,某些句子的末一字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使音调和谐优美。”此定义“押韵”的内涵包括二个方面,一是韵母相同,二是韵母相近。

笔者研究比较前面所列诸种新韵,认为唯有《中华诗韵》完全符合前述“现代格律诗诗韵”的二个条件:一是它是以现代汉语的实际发音划分汉字平仄声调的,即《中华诗韵》的平仄声调是与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实际发音相同,或更明确地说,《中华诗韵》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声以及平仄声调是与《现代汉语词典》中以汉语拼音标注的汉字平仄声调相符的,因而是最合理的(显然,《平水韵》的平仄声调是与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实际发音不相同,与《现代汉语词典》中以汉语拼音标注的汉字平仄声调不相符的);二是《中华诗韵》韵部是以现代汉语拼音方案中的韵母表为依据进行划分的,即将韵母表中16个韵母相同的单韵母中的3对相近韵母“ongeng”、eo”、“uü”分别合并为三个韵部,共划分为十三个韵部,是符合《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的定义的,因而是最科学的。而前面列举的几种新韵中如《中华新韵》将韵母(发音声韵)相近的“u”与“ ü”、 e”与“ ieue”分开为不同的韵部,显然与“押韵”的科学定义(“韵母相近”为同一韵部)不符。如“姑”、“朱”与“区”、“虚”声韵难道不谐和、不押韵、韵母不相近、不能划分在一个韵部吗?又如“”、“”与“”、“ 声韵难道不谐和、不押韵、韵母不相近、不能划分在一个韵部吗?除《中华新韵》外,其他几种诗韵亦有或将同一韵母的字划分为不同的韵部、或将相近韵母的字未合并为一个韵部的不科学性。唯有《中华诗韵》具有“符合现代汉语实际发音”和“韵部分部科学”二个条件。为什么?笔者拙著《跟我学写格律诗》(华龄出版社出版,京东天猫淘宝各网站均有销售)中《现代人应怎样学写格律诗 一文进行了详细的阐述。该文指出:

进入21世纪的当代,汉语发音已发生了变化,如仍采用《平水韵》,显然只能是作茧自缚了。作为现代中国人,使用的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写作格律诗,应当与时俱进,理所当然地要采用符合现代汉语发音实际的新韵。众多新韵中,笔者推荐采用《中华诗韵》。

为什么笔者力荐采用《中华诗韵》?这是因为,由韩纪宝先生编撰的《中华诗韵》是按照现代汉语的实际发音进行平仄区分,并依据“押韵”定义的原则(“韵母相同或相近”)按照《汉语拼音方案》的《韵母表》的规律,将相同或相近的韵母进行韵部划分,因而具有科学性。

《汉语拼音方案》中的韵母表(见本文后所附:《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增儿韵),四个纵行从左至右分别以开口音、齐齿音、合口音和撮口音排列。横行iuü三个元音与第一纵行aoeaieiaoouanenangengong十二个元音的纵行横向化合为二十个复元音。将第一纵行的元音顺序进行倒序就构成《中华诗韵》的十三个韵部。实际上,只要仔细阅读韵母表,就会发现这种倒序的规律恰好揭示了诗韵基本规律,归纳时,考虑三个因素:一是古代诗韵是现代诗韵的基础,现代诗韵是古代诗韵的沿革,是继承和发展,为表达这种一脉相通的联系,采用古韵中“东”和“鱼”两韵部名称作为新韵部的开头和结尾,其他韵部名称均以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的标目命名。“东”代表着文明古国的灿烂文化;鲤鱼跳龙门,代表着诗坛朝气蓬勃、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精神。二是语音相通的ongeng为一个韵部,eo为一个韵部,uü为一个韵部;三是在ai之间增er韵部(在韵母表中左上角一格是空格)。这样,十三个韵部名称和韵母依次为:一东,ongengiongingueng);二昂,angianguang);三恩,eninun);四安,anianuan);五欧,ouiu);六熬,aoiao);七欸,eiui);八哀,aiuai);九鹅,eoieueuo);十啊,aiaua);十一儿,er;十二衣,i;十三鱼,uü。 

   《中华诗韵》韵部精练,韵域宽广,实用广泛。采用《中华诗韵》,将让古老的格律诗焕发青春、成为大众容易学会的一种艺术形式,让复杂的格律诗变得简单易学,让令人望而却步的格律诗掀开那层神秘的面纱,尽展其风采,真正成为广大格律诗爱好者最亲近最可爱的“缪斯女神”。这在格律诗创作诗坛来说,无疑等于触动灵魂的一场“革命”。这场“革命”的结果,便是将使得格律诗创作简便易行,不必查韵书,只要懂拼音,知道其韵母是否相同便知是否在一个韵部;只要会说普通话,便能知道其是平或仄,也不必查韵书;更不必因难判断其是否入声字而对其是平声或仄声而举棋不定。当然,这场“革命”的受益者,首先便是广大格律诗创作者,其二,便是广大想学格律诗词的诗歌爱好者。由于《中华诗韵》仅将韵母同类汉字划分为十三个韵部,且屏弃现代汉语发音不存在的入声,因而依《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将化繁为简,简单易学,使古典的格律诗创作步入一个“人人都可成为格律诗诗人、人人都可成为当代李白杜甫”的新的天地,能让很多对格律诗望而却步的格律诗爱好者特别是青年格律诗爱好者便捷地学会写格律诗,让古典的格律诗焕发出青春,让广大诗歌爱好者都能成为当代李白、成为当代杜甫。有感于斯,特赋“七绝·自题《跟我学写格律诗》兼赠诗友”一首如下:

诗坛革旧行新韵,

花绽满园艳亦奇。

堪比李白和杜甫,

人人出口吐珠玑。

正基于以上所述,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使格律诗这一瑰宝在新时代闪耀出更加灿烂的光彩,让曾因《平水韵》而被朦着一层阳春白雪的神秘面纱的格律诗更加贴近生活、走向大众,笔者不遗余力,以自己八年格律诗创作实践,不懈提倡、宣传、推广采用《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拙著《跟我学写格律诗》正是不懈坚持的成果。因而,拙著《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有幸成为第一部正式公开出版的《中华诗韵》格律诗诗集。笔者希望,以自己的创作实践,更多的格律诗爱好者认识到,神秘的格律诗不再神秘“诗坛革旧行新韵”,让古老的格律诗焕发青春;同时,抛砖引玉,让使人望而却步的格律诗从此发扬光大、展现出花绽满园艳亦奇”的更加绚烂夺目的光彩,迎来一个堪比李白和杜甫,人人出口吐珠玑”的可与唐朝比肩的格律诗创作的百花齐放的繁荣时代

综上所述,笔者建议:在第五届百诗百联大赛或今后格律诗各类公开赛事活动组织格律诗创作比赛中,或报刊杂志上刊登格律诗时,统一要求采用《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摒弃《平水韵》,取消入声。笔者希望,从第五届百诗百联大赛开始,开创《中华诗韵》格律诗新时代;笔者深信,格律诗这颗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璀粲明珠,定将会在进入现代社会的新时代,从曾经一统天下的《平水韵》格律诗时代,进入到人人都可成为当代李白当代杜甫的《中华诗韵》格律诗新时代,焕发出更加炫目的光彩!我们决不抱残守缺、作茧自缚、固步自封,我们的心怀是开放的、是向前的、是与时俱进的。历史将证明,我们这一代将是承前启后的一代诗人,也将是无愧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代诗人!

附:《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增儿韵)

资料来源及参考书目

《诗品》北京联合出版公司钟嵘著

《跟我学写格律诗》华龄出版社周立雷著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