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06周立雷: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二)

作者:周立雷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088   更新:2017年12月26日   字体:

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二)

广东深圳  周立雷

 

笔者在第四届百诗百联百家谈发表《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编号05)一文后,引起诗界广泛反响,广大诗友表示赞同,亦有不少诗友对笔者关于以《中华诗韵》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采用的诗韵的建议提出疑问。现就有关疑问,作出补充回答如下。

笔者在《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一文曾指出,格律诗自唐代兴盛并逐渐规范后,至今其用韵已经历二个阶段,一是《平水韵》一统天下的时代,二是《平水韵》与新韵并行的“双轨”时代。

所谓“双轨”时代,只能是现代格律诗创作和发展的一个短暂的过渡阶段。它不过是为缓冲一下老一辈格律诗人对于摒弃和淘汰已习惯并依恋的《平水韵》可能产生的情感失落采用的一个格律诗界理性面对现实的权宜之计。

随着时代的发展,古汉语已发展为现代汉语——普通话(现代社会通用交际语),在格律诗创作中,《平水韵》越来越暴露出其自身存在的的弊端,阻碍着格律诗创作的发展。众所周知,《平水韵》是古人按照古代汉语的发音所编撰的诗韵韵书。现代诗人创作格律诗当然是给现代人读的。现代诗人讲着现代汉语,却还要采用按照古代汉语发音编撰的《平水韵》创作格律诗,而讲着现代汉语的现代读者,却还要按照古代汉语的发音来读这些现代诗人为现代读者创作的现代格律诗,岂不迂腐可笑吗?

笔者以为,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壮大、消亡,都是循着它自身规律的轨道进行的。任何外力想要制约它,牵引它,都是徒劳。古音学家陈第才在其《毛诗古音考》中提出:“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势所必至。”与时俱进,破旧立新,革新鼎故,继往开来,历史潮流,浩浩汤汤,不可阻挡。平水韵》,是以宋音为依据划分的。时过“音”迁,代有新韵,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同任何事物的发展规律一样,《平水韵》走过了它产生、发展以及鼎盛的唐宋时代,随着汉语和格律诗创作的发展,《平水韵》一统天下的地位逐渐被打破了。当古汉语时代进入现代汉语时代,鉴于《平水韵》存在的平仄发音、韵部划分与现代汉语不相符及保留现代汉语已取消的入声等弊端,《平水韵》已不适合现代人创作格律诗了,是该寿终正寝了。格律诗发展到今天,将进入一个新时代,即摒弃、淘汰《平水韵》、采用新韵代替《平水韵》的新时代。这是格律诗发展的必然时代趋势。

不破不立,有破有立,先破后立。目前格律诗界必须统一行动的第一步是摒弃、淘汰《平水韵》、采用新韵代替旧韵。这是笔者建议的第一层观点。

摒弃、淘汰《平水韵》后,采用哪一种新韵作为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并非易事。因为目前新韵有好几种,诗界并未统一。据笔者所知,目前已公开出版的新韵韵书有以下几种:《中华新韵》、《中华今韵》、《中华诗韵》、《现代诗韵》、《诗韵新编》、《中华韵典》等。古代格律诗界有统一的《平水韵》,现代格律诗界理所当然要有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韵书)。要发展和繁荣现代格律诗创作,就必须要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显然,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这是格律诗界要紧迫统一行动的第二步。

那么,什么样的诗韵,才具备“统一”的条件呢?

笔者在《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一文曾认为,统一采用的现代格律诗诗韵,应符合二个基本条件:一是要符合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实际发音,取消入声;二是要韵部划分合理、科学,即要符合《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韵母的排序与分类,合并韵部要符合“押韵”的科学定义,同时要化繁为简、韵部涵盖汉字范围宜宽不宜窄,同时要兼顾用韵历史沿革、承前启后吸收《平水韵》的合理部分,并兼顾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笔者研究比较前面所列诸种新韵,认为唯有《中华诗韵》完全符合前述“现代格律诗诗韵”的两个条件。因此,笔者认为,接着格律诗界必须统一行动的第二步是现代格律诗诗韵统一采用《中华诗韵》,代替目前暂时推广试用的《中华新韵》。这也是笔者建议的第二层观点。

众所周知,《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颁布来,至今未进行过任何修订,60年的推行实施,证明了它的无可置疑的科学性。《中华诗韵》划分韵部所依据的正是《汉语拼音方案》中的韵母表(见下列《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增儿韵)):

《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可以说,是编制《汉语拼音方案》的先辈语言大师们远见卓识地为我们今天进行现代格律诗诗韵韵部划分提供的一个最科学的依据。依据科学,韵部划分才能做到科学合理。《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中,四个纵行从左至右分别以开口音、齐齿音、合口音和撮口音排列。横行iuü三个韵母与第一纵行aoeaieiaoouanenangengong十二个韵母的纵行横向拼合为二十个复韵母。将这第一纵行的十二个韵母连同其相对应的复韵母倒序依次排列构成十二个韵部,加上左上空格增加er韵后第一横行eriuü四个韵母构成的四个韵部;在《韵母表》中左上角ai之间空格处增er韵,增儿韵的《韵母表》便将现代汉语36个韵母科学全理地划分为十六个韵部。《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的科学性,还表现在这十六个韵母的排序,是按照这些韵母声韵相近依次排序的,即声韵相近韵母在韵母表上的位置或上下(第一纵行)或左右(第一横行)相近。实际上,只要仔细阅读韵母表,就会发现这种倒序的规律恰好揭示了诗韵基本规律。下一步,就是按照“押韵”的科学定义,科学合理地合并“相近”韵母为一个韵部。

合并时,一是将声韵相近且在韵母表上位置相近(位于第一纵行第三、第四格)均为开口音的eo为一个韵部;在平水韵中,歌多罗河戈阿和[和平]波科柯陀娥蛾鹅萝荷”等均同归五歌”韵部,《十三辙》同入“梭波”,说明古时eo发音别更小。《注音字母》中用ㄛ、ㄜ表示,采用两个形近的字母,正是反映了读音“相近”的实际情况。显然,eo为一个韵部是合理的。

二是,由上述eo”为一个韵部,韵身eo”与韵尾ng”分别组合而成的韵母ong”与“eng”合为一个韵部,就是理所当然了。

 三是,uü合为一个韵部;在韵母表中,uü都位于第一横行,且uü相近,u在第三格,ü在第四格,u是合口音,ü是撮口音,声韵相近;在《平水韵》中“虞愚娱隅无芜巫须需朱腴区躯夫厨俱胡乎壶狐弧奴吾梧吴租苏酥乌污枯呼沽”等均同归“上平:七虞”韵部。因此,将uü全为同一韵部是合理的。

考虑古代诗韵是现代诗韵的基础,现代诗韵是古代诗韵的沿革,是继承和发展,为表达这种一脉相通的联系,《中华诗韵》采用古韵中“东”和“鱼”两韵部名称作为新韵部的开头和结尾,其他韵部名称均以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的标目命名。第一韵部取“东”代表着文明古国的灿烂文化;第十三韵部取“鱼”寓意鲤鱼跳龙门,代表着诗坛朝气蓬勃、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精神。这样,《中华诗韵》十三个韵部名称和韵母依次为:

一东,ongengiongingueng);二昂,angianguang);三恩,eninun);四安,anianuan);五欧,ouiu);六熬,aoiao);七欸,eiui);八哀,aiuai);九鹅,eoieueuo);十啊,aiaua);十一儿,er;十二衣,i;十三鱼,uü。

这样划分的十三个韵部,便构成《中华诗韵》(十三韵部)。

《中华诗韵》韵部是以现代汉语拼音方案中的韵母表为依据进行划分的,即在《韵母表》中“同身同韵”的 “韵母相同”的十六个韵部基础上,将3对六个相近韵部(发声声韵相近且在韵母表中排序顺序相近)的“ongeng”、eo”、“uü”分别合并为三个韵部,共划分为十三个韵部,完全符合《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的定义的,其韵部划分是是科学合理的;同时,历代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也证明将“ongeng”、eo”、“uü”分别合并为同一韵部在格律诗创作实践上是合理的。简而言之,《中华诗韵》是依据科学的《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进行韵部划分的,韵部的划分是与韵母表对韵母的分类相一致的、相契合的、一脉相承的。同进,韵部的划分还体现了坚守承前启后、化繁为简、宜宽不宜窄的原则,吸收了《平水韵》的合理部分,尊重了历史沿革和历代诗人的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

为什么《中华新韵》不能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因为《中华新韵》韵部划分不科学不合理。

笔者经分析研究,目前在格律诗界暂时推行试用的《中华新韵》与《中华诗韵》比较,除都符合前述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第一个条件外,笔者认为,《中华新韵》韵部划分存在不符《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和“押韵”科学定义的弊端。

《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一词的定义是:“诗词歌赋中,某些句子的末一字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使音调和谐优美。”此定义“押韵”的内涵包括二个方面,一是韵母相同,二是韵母相近。确定“韵母相同”或“韵母相近”的科学依据便是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韵母表》中,第一纵行倒序十二个单韵母分别为ongeng angenanouaoeiaieoa,这十二个单韵母分别与第一横行的iuü拼合产生其同一行右侧的二十个复韵母。这十二个单韵母与其同一行右侧的二十个复韵母便分别构成十二个韵部;加上韵母表左上角空格增加儿韵后第一横行的eriuü四个单韵母,显而易见,韵母表“天然”共构成十六个韵部。这也可以说是《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早早为后人编撰诗韵韵书划分韵部留下的一个精彩伏笔。回过头看,无论从发声声韵相近程度,还是从在《韵母表》上相互位置的相近距离,ongeng eo uü,合并为一个韵部,是完全科学的、合理的。

从《韵母表》中可以看出,第四行中,e”、 “ ieue”本属“韵母相同”(“押韵”定义语)的同类韵母,完全同属同一韵部。诗韵韵部的划分,本应本着化繁为简的原则。但《中华新韵》却人为地将韵母相同、在《韵母表》中(第四横行)本已显示为一个韵部的单韵母“e”与复韵母“ ieue”分开为不同的韵部,显然与“押韵”的科学定义(“韵母相近”和“韵母相同”为同一韵部)不符。在韵母表第四行中,e”分别与第一横行的 i、ü相拼产生复韵母“ieue ;很显然,韵母表中第四行的e”与复韵母“ieue”中的“e”它们的韵身都是 e”;这也是与人们在实际读音时的发音相一致的,即人们在实际使用和拼读e”、 “ ieue”时,其中的“e”读音是一致的、是未加区别的。这就是说,韵母表中第四行单韵母e”与复韵母“ieue”中的“e”是一个“e”,它们是“同身同韵”的,按照“同身同韵”的标准,e”、 “ ieue是属于同一个韵部的。因此,《中华新韵》将ie、ue ”与“e”分开为不同韵部是“化简为繁”,是不科学的、不合理的。试问:“歌”、 “”、 “”与“街”、“”、“”、“缺”、“约” 声韵难道不谐和、不押韵、不相近、不能划分在一个韵部吗?

《中华新韵》还将韵母发音声韵相近(分别为开口音和撮口音),且排序顺序(居《韵母表》第一横行第三格和相邻第四格)相近的u”与“ ü”分开为不同的韵部,而“舍近求远”,将“ ü”并入与“ ü”声韵较远、在《韵母表》中相距较远(第一横行第二格)的“i”( “i”为齐齿音,与撮口音“ ü”无论口形还是发声相去较远的)合为一个韵部。显然,这同样与“押韵”的科学定义(“韵母相近”为同一韵部)不符。试问:“姑”、“朱”与“区”、“虚”声韵难道不谐和、不押韵、不相近、不能划分在一个韵部吗?从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来看,“u”与“ ü”均属于同一韵部;前面也举举例说明《平水韵》也是将“u”与“ ü”归于“上平:七虞”同一韵部的。因此,《中华新韵》将“ ü”与“i”划分为一个韵部是不科学的、不合理的,是错误的。

在《韵母表》中,位居第一横行第二格位置的韵母i”,天然成为一个韵部(在《中华诗韵》中划分为“十二衣”部)。但在《中华新韵》中,却“一分为二”人为地将一个韵部分为“十二齐部”(i)和“十三支部”(-i)。《汉语拼音方案》已明确指出,"知、蚩、诗、日、资、雌、思"等字的韵母i,即:知、蚩、诗、日、资、雌、思等字拼作zhi,chi,shi,ri,zi,ci,si。汉语拼音方案音,各有不同的出现条件,决不会出现同种条件下读几种音的情况,例如i,在zi、ci、si音节中只能是舌尖前元音,在zhi、chi、shi、ri中只能是舌尖后元音,在bei、gai中只能是舌面前次高元音,在bi、pian等场合出现只能是舌面前高元音,这几个音素彼此是互补关系,属于同一个音位的条件变体。同时,历代诗人创作格律诗押韵实践,也是将-i” (“zhi,chi,shi,ri,zi,ci,si”)归于一个“i”韵部的。显而易见,《中华新韵》这样将“-i” (“zhi,chi,shi,ri,zi,ci,si”)单列一个韵部,显然是“化简为繁”,是与《汉语拼音方案》编者的初衷相悖的,是不必要的,也是不科学不合理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无论是从韵部划分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从合并韵部的声韵和谐性,从与《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的符合性,从与“押韵”科学定义的一致性,从因繁就简的实用性,以及从诗韵发展历史沿革和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的兼顾性等方面,与目前正在推广试用的《中华新韵》相比较(限于篇幅其他新韵不一一列举),《中华诗韵》更适合作为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

以下列举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数例,以为佐证:

1、《过香积寺(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诗中,韵脚“峰”、“钟”、“松”、“龙”韵母分别为“eng”或ong”,但属同一韵部。

2、《无题二首其一(李商隐)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诗中,韵脚“蓬”、“东”、“通”、“红”韵母分别为“eng”或ong”,但属同一韵部。

3、《(李商隐)

永巷长年怨绮罗,离情终日思风波。湘江竹上痕无限,岘首碑前洒几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残楚帐夜闻歌。朝来灞水桥边问,未抵青袍送玉珂!

诗中,韵脚“歌”、“珂”、“罗”、“波”、“多”韵母分别为“eo”,但属同一韵部。

4、《岁暮归南山(孟浩然)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诗中,韵脚“庐”、“疏”、“除”、“虚”韵母分别为u”、“ ü”,但属同一韵部。

5、《柳州城西北隅种柑树(柳宗元)

手种黄柑二百株,春来新叶遍城隅。方同楚客怜皇树,不学荆州利木奴。

几岁开花闻喷雪,何人摘实见垂珠?若教坐待成林日,滋味还堪养老夫。

诗中,韵脚“株”、“隅”、“奴”、“珠”、“夫”韵母分别为u”、“ ü”,但属同一韵部。

6、《赠钱征君少阳(李白)

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

秉烛唯须饮,投竿也未迟。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

诗中,韵脚“时”、“丝”、“迟”、“师”韵母分为《中华新韵》划分的“十二齐部”(i)和“十三支部”(-i),但属诗中同一韵部,与《中华诗韵》韵部划分相同。

7、《牡丹(薛涛)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诗中,韵脚“时”、“离”、“期”、“知”、“思”韵母分为《中华新韵》划分的“十二齐部”(i)和“十三支部”(-i),但诗中属同一韵部,与《中华诗韵》韵部划分相同。

8、《七律·有所思》(毛泽东)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凭栏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

诗中,韵脚“时”、“枝”、“驰”、“旗”、“思”韵母分为《中华新韵》划分的“十二齐部”(i)和“十三支部”(-i),但诗中属同一韵部,与《中华诗韵》韵部划分相同。

资料来源及参考书目

《中华新韵》《中华诗词》编辑部编

《中华诗韵》韩纪宝编

《汉语拼音方案》拼音方案委员会编

《跟我学写格律诗》周立雷著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