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09周立雷: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三)

作者:周立雷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525   更新:2017年12月27日   字体:

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三)

广东深圳  周立雷

 

 

笔者在第四届百诗百联百家谈先后发表《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之一之二两篇论文(编号05、06)。笔者在两篇论文中,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格律诗界必须统一行动的第一步是摒弃、淘汰《平水韵》、采用新韵代替《平水韵》。这是笔者建议的第一层观点。

二是通过比较研究分析,笔者建议现代格律诗诗韵统一采用《中华诗韵》,以代替目前暂时推行试用的《中华新韵》。这是笔者建议的第二层观点。

简而言之,建议理由如下:

一、《平水韵》是古人根据古代汉语发音编撰的适合古人创作格律诗的诗韵韵书,已不适用现代汉语创作格律诗。

二、古代有统一的格律诗诗韵《平水韵》,现代也应有统一的格律诗诗韵韵书。

三、笔者建议统一采用《中华诗韵》作为现代格律诗诗韵,是因为《中华诗韵》是依据《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进行韵部划分的,其韵部划分是科学的合理的。

今天的我们,应感谢拼音方案委员会编者们,感谢这些先辈语言大师们的聪明智慧,感谢他们的远见卓识。因为他们精心编制的《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为我们今天编撰现代格律诗诗韵提供了坚实的科学基础。《中华诗韵》正是在韵母表的坚实科学基础上,依据“押韵”的科学定义,对加上“er” 儿韵的现代汉语36个韵母进行韵部科学合理的划分的。下面让我们对照韵母表领略《中华诗韵》韵部划分的科学性。在韵母表左上角空格增加儿韵的《韵母表(增儿韵)》如下:

 

 

从韵母表中,我们清晰地看到,第一横行的i、u、ü三个单韵母作为韵头与第一纵行的a、o、e、ai、ei、ao、ou、an、en、ang、eng、ong十二个单韵母作为韵身分别拼合为表格纵横交叉对应位置的二十个复韵母。将这第一纵行的十二个单韵母连同其右侧横格中相对应的复韵母倒序依次排列组成十二组“同身”(即韵母的韵身相同)韵母,这十二组“同身”韵母,依据“同身同韵”的原则,即构成十二个韵部;加上左上角空格增加“er”儿韵后第一横行er、i、u、ü四个单韵母构成的四个韵部,增儿韵的韵母表便将现代汉语36个韵母,按照“同身同韵”的原则,科学合理地“自然”划分为 “韵母相同”(“押韵”定义语)的十六个韵部。《中华诗韵》在此由韵母表“自然”划分的十六个“韵母相同”的韵部的基础上,依据《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押韵”一词的定义 “诗词歌赋中,某些句子的末一字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使音调和谐优美”,将其中韵母“相近” (发声声韵相近且在韵母表中排序顺序及相互位置相近)的“ong、eng”、“e、o”、“u、ü”分别合并为三个韵部,这样,《中华诗韵》便将现代汉语36个韵母共划分为十三个韵部——考虑古代诗韵是现代诗韵的基础,现代诗韵是古代诗韵的沿革,是继承和发展,为表达这种一脉相通、承前启后的联系,《中华诗韵》采用古韵中“东”和“鱼”两韵部名称分别作为划分的这十六个韵部的开头和结尾,其他韵部名称均以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的标目命名。即第一韵部取名“东”,代表着文明古国的灿烂文化;第十三韵部取名“鱼”,寓意鲤鱼跳龙门,代表着诗坛朝气蓬勃、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精神——这样,《中华诗韵》十三个韵部依次为:

一东,ong(eng、iong、ing、ueng);二昂,ang(iang、uang);三恩,en(in、un、ün);四安,an(ian、uan、üan);五欧,ou(iu);六熬,ao(iao);七欸,ei(ui);八哀,ai(uai);九鹅,e、o(ie、ue、uo);十啊,a(ia、ua);十一儿,er;十二衣,i;十三鱼,u、ü。

这便是笔者建议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的《中华诗韵》(十三韵)。《中华诗韵》(十三韵)由韩纪宝先生编撰。

当然,《中华诗韵》(十三韵)并非十全十美,无可改进之处。未与韩先生商榷,笔者冒昧提出以下改进版本,望韓先生海涵。

笔者认为,《中华诗韵》(十三韵)还可在此“十三韵”的基础上再作改进以臻完善。

《中华诗韵》(十三韵)将“er”儿韵单独划分为一个韵部。但考虑到“er”儿韵韵部字数少(平声常用字仅“儿、而”二字),单独划为一个韵部,从格律诗创作实际用韵方面来说并不适合。按照“押韵”的科学定义,韵母“相同”划为一个韵部;韵母“相近”,也可划为一个韵部。从增儿韵的韵母表上,我们看到,第一横行第一格的“er”儿韵,与第一横行第二格的“i” 衣韵“相近”, 作为开口音的“er”儿韵与作为齐齿音的“i” 衣韵声韵(发音)“相近”。承前启后,兼顾用韵历史,参照《平水韵》,也是将“儿”韵与“支、移、奇、仪、皮、离、知、师、时、诗、旗、期”等韵字并入“上平:四支”同一韵部的;《中华新韵》也是将“er”儿韵并入“i” 衣韵的。且考虑到历代诗人创作格律诗押韵实践,可将“er”儿韵并入“i” 衣韵,合为一个韵部。

这样,“er”儿韵并入“i” 衣韵后,《中华诗韵》十三个韵部合并为十二个韵部。韵部依次为:

一东,ong(eng、iong、ing、ueng);二昂,ang(iang、uang);三恩,en(in、un、ün);四安,an(ian、uan、üan);五欧,ou(iu);六熬,ao(iao);七欸,ei(ui);八哀,ai(uai);九鹅,e、o(ie、ue、uo);十啊,a(ia、ua);十一衣,i 、er;十二鱼,u、ü。

这便成为划分为十二个韵部的《中华诗韵》(十二韵)。

兹举古代诗人格律诗创作押韵实践一例以为佐证:

《题乌江亭》杜牧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

诗中,韵脚“期”、“儿”、“知”韵母分别为“i”、“er”,但属同一韵部。

在此基础上,笔者认为,《中华诗韵》(十二韵)还可再作以下改进以趋更加完美。

从韵部划分宜宽(韵部范围大涵盖韵字多)不宜窄以便于诗人创作用韵“大有用武之地”的角度出发,可将“en”恩韵与“eng”轰韵、“an”安韵与“ang”昂韵两两合并为同一韵部。我们看到,韵母“en”与“eng”的韵腹都是“e”,韵母“an”与“ang” 的韵腹都是“a”,它们之间的区别仅仅是韵尾稍有区别,一个是前鼻音“n”一个是后鼻音“ng”。同身同韵,同腹近韵。应该说,韵母韵尾前后鼻音的区别,实际上并未影响它们作为同一韵部声韵的和谐效果;因韵腹相同,仍可比照“同身同韵”的原则。例如,如将韵母为eng的“庚崩冰兵灯登丁丰风封枫疯峰惊京睛铿蒙抨烹升生声”等韵字与韵母为en的“奔宾彬斌滨春村恩分芬纷根跟昏劳阍惛婚巾斤今金津”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并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的声韵和谐美;同样,如将韵母为ang的“邦帮苍昌窗当方芳刚钢光荒江浆僵疆康”等韵字与韵母为an的“安班颁川穿丹担端帆翻干肝关观酣憨鼾欢”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也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的“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事实上,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实践中,便多有 en、eng 通押现象(现今有的地方方言中,仍有 en、eng 不分的现象,即是古音的残留)。实际上,鼻音韵尾还会根据下一个字开头辅音的变化而变化,例如前鼻音韵尾 -n 后接开头是b、p、m的字时,前一个字韵尾变为[ɱ],如:面包;前鼻音韵尾 -n 后接开头是f的字时,前一个字韵尾变为[ɱ],如:反复;例如前鼻音韵尾 -n 后接开头是g、k、h时,前一个字韵尾变为[ŋ],如:变革;例如前鼻音韵尾 -n 后接字开头是z、c、s,前一个字韵尾变为[n̪],如:荤素等。说明决定韵母 “en”与“eng”、“an”与“ang”声韵的是韵腹 “e”与“a”。众所周知,诗韵韵部划分越少,同一韵部韵字越多,格律诗创作中用韵时选用范围则更大、选用韵字则更多,诗人的诗意则愈能如草原上脱缰的骏马自由驰骋。在世界各国语言中,汉语因其历史悠久 、生命力旺盛、表情达意细腻丰富、字形方正造形巧妙且一笔一字具有书法美而受到青睐和赞赏,我们本应尽展其长,在编撰诗韵时,尽量展示和表现现代汉语在格律诗创作用韵方面的长处和优势,为什么反而要掩盖和埋没其光彩呢?按照“押韵”定义将“相同”韵母和声韵“相近”韵母划分和合并为同一韵部,在十三个韵部的基础上科学地合理地减少至十个韵部,让格律诗创作不再作茧自缚,不再因韵窄桎梏(如《平水韵》划分为106个韵部)的束缚而得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奔放自由,让现代汉语充分展示其宽阔的声韵美,何乐而不为?

“en”恩韵与“eng”轰韵、“an”安韵与“ang”昂韵分别合并为同一韵部后,现代汉语的36个韵母则共划分为以下十个韵部:

一东,ong(eng、iong、ing、ueng)、en(in、un、ün);二安,an(ian、uan、üan)、ang(iang、uang);三欧,ou(iu);四熬,ao(iao);五欸,ei(ui);六哀,ai(uai);七鹅,e、o(ie、ue、uo);八啊,a(ia、ua);九衣,i 、er;十鱼,u、ü。

这便成为划分为十个韵部的《中华诗韵》(十韵)。

《中华诗韵》(十韵)还有可改进的地方没有呢?即依照“押韵”的科学定义,以上划分的十个韵部中,还有可以合并为一个韵部的“相近”(“押韵”定义语)韵母吗?

我们仔细观察《中华诗韵》(十韵),发现其中复韵母“ao”与单韵母“a”声韵(发音)“相近”。原来复韵母“ao”中“a”相当于韵腹、“ao”的 “o”相当于韵尾,而单韵母“a”无韵尾,即单韵母“a”与复韵母 “ao”的韵腹相同。“同腹近韵”,即韵腹相同,声韵相近。因此,可将声韵“相近”的单韵母“a”与复韵母 “ao”合并为一个韵部,完全可以显示它们互相押韵的“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的声韵和谐性。如韵母为“a”的“啊芭叉咖瓜花袈嘉佳家夸妈葩沙纱他她它蛙虾丫呀楂笳拉裟渣”等韵字与韵母为“ao”的“熬包胞标彪糙操抄超刀刁雕貂凋高交娇猫喵抛泡飘敲骚烧涛滔肖骁箫邀招朝”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并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的“音调和谐优美”。

参照《中华新韵》将韵母为“ü”、“er”、“ i”的“梨篱弥迷泥霓皮疲齐祈旗仪儿驴闾渠予余鱼虞”等均并入“十二齐 i”一个韵部,同时参照《平水韵》将韵母分别为u”和“ü”的“虞愚娱隅无巫于盂衢儒须株殊瑜谀愉腴区驱朱珠趋扶符夫厨俱驹胡壶狐姑途图屠奴呼吾”等韵字均合并为“上平:七虞”一个韵部,如此“合并同类项”,将声韵“相近”(“押韵”定义语)的四个韵母 “er”、“ i”、 “u”、 “ü”合并为一个韵部,也就顺理成章,是合理的了。

    于是,将“a”啊韵与“ao”熬韵、u、ü”鱼韵“ i”韵分别合并为同一韵部后,现代汉语的36个韵母则共划分为以下“东安欧欸、哀鹅啊衣”八个韵部:

一东,ong(eng、iong、ing、ueng)、en(in、un、ün);二安,an(ian、uan、üan)、ang(iang、uang);三欧,ou(iu);四欸,ei(ui);五哀,ai(uai);六鹅,e、o(ie、ue、uo);七啊,a(ia、ua)、ao(iao);八衣,i 、er、u、ü。

这便成为划分为八个韵部的《中华诗韵》(八韵)。

《中华诗韵》(八韵)中是否还有声韵(发音)“相近”(“押韵”定义语)的韵母呢?仔细分析,我们发现安韵“an”、“ang”是由韵腹“a”分别加韵尾前鼻音“n”及后鼻音“ng”构成,其中韵腹与哀韵“ai”(国际音标 [ai])声韵相同,即韵母“an”、“ang”与“ai”(无韵尾)韵腹相同。韵腹相同,声韵相近;且考虑哀韵“ai”单独划分为一个韵部字数较少,不利格律诗创作用韵;同时,从实际声韵发音来比较,安韵“an、ang”的“安氨扳班颁斑攽般参餐穿丹担单禅殚端帆翻”等韵字与哀韵“ai”的“开哀埃钗差揣呆该乖鳃筛衰苔胎歪灾哉栽斋”等韵字声韵相近、完全满足相互押韵保持“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的要求;综合上述三点,可将哀韵“ai”与安韵“an、ang”合并为一个韵部。于是,哀韵“ai”并入安韵“an、ang”后的《中华诗韵》(七韵)将现代汉语三十六个韵母韵域最大化(同一韵部韵字尽量多)地划分为“东安欧欸鹅啊衣”七个韵部如下:

一东,ong(eng、iong、ing、ueng)、en(in、un、ün);二安,an(ian、uan、üan)、ang(iang、uang)、ai(uai);三欧,ou(iu);四欸,ei(ui);五鹅,e、o(ie、ue、uo);六啊,a(ia、ua)、ao(iao);七衣,i 、er、u、ü。

以上《中华诗韵》(十三韵)、(十二韵)、(十韵)、(八韵)及(七韵)五个版本,到底哪一个更好、更适合作为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呢?对于这个问题,格律诗界可作进一步探讨。但可以肯定的是,与目前所知的诸种新韵韵书比较,《中华诗韵》可谓“独领风骚”, 是唯一可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的,这是无容置疑的。有人会问,既然要统一诗韵,就只能从《中华诗韵》五个版本中选取一个版本作为统一的诗韵,那笔者会建议选取哪一种版本呢?笔者是一位格律诗创作者,有八年的格律诗创作经历与实践,《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华龄出版社出版,京东商城天猫商城淘宝网等网站上架销售)便是笔者这八年采用《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的经历与实践的结晶,是一本现代格律诗作者以自己的创作实践抒发诗意人生的学写格律诗示范读本,也是格律诗界采用《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第一部诗集。因此,从格律诗诗人及创作者角度出发,从既保持现代格律诗押韵的音调和谐优美,又考虑到现代格律诗创作的方便和用韵“海阔天高任鸟飞”的本旨出发,笔者建议采用《中华诗韵》(七韵)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也许是巧合,音乐有七个音调,七个音调可写出美妙动听的歌曲;诗韵分七个韵部,同样,七个韵部可以写出绚丽多彩的诗篇。因为,《中华诗韵》(七韵)将现代汉语三十六个韵母划分为七个韵部,将现代汉语韵域最大化,既保持同一韵部韵字相互押韵音调和稭优美,又充分显示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现代汉语韵域宽阔(同一韵部韵字丰富)、有利格律诗创作的优越性,为现代格律诗诗人创作提供了一个引吭高歌、尽情抒发豪情壮志、尽展诗情画意诗才和精彩诗意人生的舞台。让我们满怀希望期盼并充满信心迎接采用《中华诗韵》(七韵)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格律诗创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新时代的到来吧!有感于斯,题诗以赞:

 

七绝·赞《中华诗韵》

三十六韵分七部,海阔天高任鸟飞。

鸟是胸中诗意化,面朝大海觅芳菲。

 

资料来源及参考书目

《中华新韵》《中华诗词》编辑部编

《中华诗韵》韩纪宝编

《汉语拼音方案》拼音方案委员会编

《跟我学写格律诗》周立雷著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