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27刘宇辉:诗评误区之四:否定集体情感

作者:刘宇辉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391   更新:2018年03月19日   字体:

诗评误区之四:否定集体情感

作者:刘宇辉

 

误区之四:否定集体情感的存在,以个性追求及个人情感为中心

诗人创作的诗在几个诗人圈子内打个转,有缘者看一眼,无缘者一眼不瞧。你建你的群,他搞他的小圈子,市场经济无形手之下,没有点利益或利害关系,便各自为阵,更有甚者闹点小矛盾就搞封杀或踢人,还有其他编辑或管理配合。上万的个人公众号、社团公众号飞来飞去,不过诗人内部千百次的点击量,上亿的老百姓不买帐,没问题吗?

细心读者发现,目前文学圈有种歪理论,体现集体形象及集体感情的作品,大多被所谓权威人士判定为无真情实感,唯以自由化、个性化、私有化表达个性追求及个人情感者才被承认感情真实。如《社员都是向阳花》,“公社是棵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成为被批判的典型之句,批评者视这种集体情感为 “洪水猛兽”或“牵强附会”的假情假义,毫不重视集体与个人息息相关的客观性,也不顾激情燃烧的岁月真实存在过。在这种创作理念之下,几个作品能写到老百姓心坎里?

研究那些被流传下来的古诗词,即使个性千千万,我们也不回避对它们共性的整理与归纳,各自归属什么样的题材,具有什么样的情感,岂是没有集体情怀就能让人感同身受,并口口相传的?

大家熟知的边塞诗:有从正面肯定爱国主义的,或展现战士勇于杀敌,或抒发保家卫国的决心,气魄雄浑、悲凉慨慷,如王昌龄《从军行》;有从反面揭露战争的残酷和非正义,或表达对战争的厌恶,或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如杜甫《兵车行》、范仲淹《渔家傲》。不论正反哪种感情,居然都能让人共鸣,不正因诗词中坚守的人民立场和反映的大众情感吗?

即使最普遍的山水田园诗:从静谧美丽的自然环境,有深入浅出地领悟人生真谛,或借以阐释其人生观、世界观的,如杜牧《山行》前三句即兴咏景,进而咏物言志,以“霜叶红于二月花”表露诗人内在精神世界,寄托志趣,启迪和鼓舞读者;如陶渊明《归因田居》夹叙夹议地表现隐逸情怀,抒发乡居情趣;如王维《山居秋暝》,用“赋”临摹山水,通篇比兴,以自然美表现作者的人格美和理想的社会美,耐人寻味。不论复杂还是简单,不论哲理还是情景,山水田园诗能脱离众人的视觉、听觉、感觉及情感等吗?

我们不会不知道人所共感的好作品有哪些?如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诗人仕途失意,尝尽炎凉,愈觉母爱可贵,而以肺腑之热忱赞之。其中有平凡而又伟大的母性美,母爱的温暖岂是一个人的感情与经历?众多的游子及母亲之间有多少感人至深的故事?焉不赢来千百年来广大读者共鸣?

我们也不会忘记人所共勉的篇章有哪些?如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这首送别诗不同于一般愁绪满怀,在纵横捭阖、开合顿挫中,境界由小变大,让送别有凄凉更有温暖,把凄恻转为豪迈。如此友谊深厚而心心相印,岂不是众人希冀的,而得到宽慰、劝勉的效果?

因人数众多、时间地点不多、环境语境等的不同,注定集体情怀具有复杂性及广泛性。从古至今,我们能够把诗词中直接或间接反映的集体情愫抽空,变成纯娱乐或纯文学的诗词吗?有哪一首好诗看不到其他人或社会大环境的影子?不然专家强调借典、造境、造势、造思等修辞或章法,不为感染大家,又为什么?只是携私自重吗?

在封建社会,诗词是达官贵人和文人的专用工具,在官场或文人的圈子内流行,被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才会人口相传,这些作品的作者和内容分别是人们敬佩的和熟悉的,诗词的表意和情感往往是大家能亲身领悟到的。而在近代开始,诗词已经被广大群众所掌握,人们不但会欣赏,还能自己写,固步自封的诗人能折服进步的群众?自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以来,提倡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人们的地位提高了。诗词诗歌的本质更明朗,诗词意象断不能脱离大众情感。

海子逝世了,人们没有忘记他,汪国真逝世了,人们没有忘记他,他们的诗词或诗歌很大众化,两位虽然不被主媒热捧,但是活在人们心中。因为其诗词诗歌为大众所爱——充满阳光和正能量,而无私利诱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主媒尚未关注汪国真,他的诗却在校园流行起来。有老师看到学生不听课,却在底下抄诗,回去就告诉她爱人——学苑出版社的编辑部主任孟光,他职业敏感,调查后知道很多人在找汪国真的书,便决定出版社给出诗集。1997年对“人们所欣赏的当代中国诗人”调查表明,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诗人中,汪国真名列第一;他的诗集发行量创新诗以来诗集发行量之最。汪国真的诗歌自1990年至今一直备受青年读者青睐,20年来畅销不衰,还盗版不断,并形成独特的“汪国真现象”,为当代诗歌界、出版界的一个文化奇迹。

在白话文普遍应用、人民当家作主的今天,明明“大白菜”一样多的诗词和诗歌,还有人意图剥离群众的骨肉之躯几人喜欢吗?岂能有利发展呢?诗词诗歌创作与老百姓是根与大地的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切勿搞什么纯娱乐、纯文学斩断集体情感的“地雷专区” 或“自宫行为”! 切莫做无视人民和集体情感的作者和作品!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