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29杨惠敏:现代律绝十大困境

作者:杨惠敏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2119   更新:2018年03月29日   字体:

现代律绝十大困境

作者:呼和浩特 杨惠敏(空空樵夫)

 

 

中国诗歌源远流长,滥觞于风骚,发展于汉魏古风,完备于唐朝,流变于宋元,没落于大清近代。近年来,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国运昌盛,民族自信逐渐上升,中华民族文化复兴拉开大幕,借助网络中华经典诗词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据称每年有一百万首诗词诞生,然而遍地丰收满眼荒芜,没有几首能够使人过眼难忘的真正作品和史上名著相媲美!综合考察,现代诗词创作特别是律绝有十大困境难以解决 。

其一哲学断层

古来诗人必是有信仰之人,屈原的家国情怀香草美人怀沙抱石至死不渝;李白骨子里信仰道家,清水芙蓉自然风韵;杜甫笃信儒家,故沉郁顿挫,痛切民瘼;王维皈依佛门清心寡欲山水色空。现代诗人有信仰吗?不能说完全没有,至少是残缺不全!浮躁喧嚣的现代物质生活很难使人的心灵安静下来,价值多元共存,高尚卑鄙混沌,这种复杂使现代诗人两眼迷离双脚匆匆,没有足够的时间驻足思考酝酿诗词美酒,只好临时勾兑现蒸热卖,作品何谈哲学高度诗词境界?作品肯定东拼西凑移栽嫁接,思想高度纯度不够,很难再现那种令人宗教般崇拜的诗词美轮美奂的空灵境界,这种诗词哲学深层次成分缺失,直接导致现代诗词作者只有工匠之精神,没有大家之手笔、大师之风采,极品孤品缺失!

其二背景缺失

现代人阅读经典诗词,为什么可以和古人心灵可以产生共鸣?反而和现代诗词作者比较隔膜?每当我们阅读一首作品时,首先是了解作者身世遭际创作背景,可以这么说,说起我们喜爱的诗人作家人生社会细节如数家珍了如指掌,同悲同喜,心与心之间才能产生通感共鸣。我们仿佛看到屈原汨罗江边的血泪控诉、李白笔下的杨贵妃飘飘欲仙、杜甫成都郊外摇摇欲坠的那间茅屋和苏轼明月下把酒问天的凄清沧桑。古人和他们的作品几乎是透明的,他们的人生作品和艺术境界就像一件艺术品一样一览无余供后人瞻仰品味!今人作品除了网名和作品表达的内容,对于作者本人一概不知,由于作者个人身世心境背景缺失,缺乏心灵沟通,不能感同身受,仅看作品,雾里看花始终隔膜。

其三身份模糊

古人作品无论写景抒情绝大部分均有浓重的个人情怀,就是从个人的独特角度观察折射整个社会大局,既细节真实又细致入微,以小见大,千百年来的艺术形象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使21世纪后的今天一睹风采永不退色。反观我们现代律绝一是作品为了一味追求原汁原味的古韵古语古意境的‘复古派’,涉嫌严重抄袭经典,失去了时代徽记和现实的光泽,最终邯郸学步沦为‘现代无诗’的尴尬境地。二是诗人忘记个人身份士农工商学,也假眉三道逢春则喜遇秋则悲,以天下为己任沦为‘公共情怀’,特别是那种伟大光荣正确的救世情结,思辨缺失,个性湮灭,思想程式艺术殆尽。这两种诗词创作倾向,一个向右一个靠左,看似相反,本质趋同,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作品没有个人烙印,都严重背离了现代诗词发展个性张扬之正道。

其四诗体局限

律绝在唐代业已成熟,正像一枚果子成熟之日也是溃烂之始,由于律绝(主要指五七言律绝)最多56个字,表现手段上又最为集中,既经济实惠,又全面精当,受到后人无限推崇,但肯定不是中国诗词发展的最佳结构和终极目标!事实证明亦是如此。盖因律绝局限有三:一是字数太少,表现空间太小,只可片言只语写意,不大可能具体写实,只可描摹浮光掠影“比兴”,不能具体而微“赋事”,只是宣泄七情六欲字数最少张力最大的最佳方式!二是由于律绝字容空间太小,作者必然毫无节制的追求文字表现力的最大化----用典,用典本是‘节约’初衷、意味复合之用,如盐如糖化之无形而有味,反之酸文假醋倒牙反胃,应该永远追求羚羊挂角的效果。三是文字过分雕章琢句追求精致和语言逻辑的严谨,忘记了诗歌的本质特征气韵的贯通和诗歌修辞的跳跃性和多维性,把现代律绝逼入绝境,不得超脱。

其五定式限制

律绝的表达模式某种程度上是固定的。一般而言 ,一是从诗体选用讲,五绝言简意深力透纸背欲言又止,适宜表达舒朗宏远情怀;五律沉静细密,深远幽邃,适宜表达深至缠绵的情感;七绝跌宕起伏玩转曲折哲理深邃;古人说七律气象高远雄浑,声音铿锵伟健,适宜表达悠远绵长、慷慨激昂的情感。二是择韵上讲,就平水韵而言,阴声韵或洪音韵母声音响亮,悠长而舒缓,适宜一再咏唱,表达愉悦欢快的感情;阳声韵或细音韵母声音响度偏低,适宜低吟浅唱,表达忧伤惋惜的情感;入声韵发音短促,犹如敲击乐,铿锵有力,适宜怒喝呵斥,表达激越情感。三是用典问题,中华历史悠久,用语约定俗成,套路重复,鲜有新意。凡此种种,现代律绝行进在固定的轨道之中,时代创新几乎微乎其微。

其六用词时差

中国古典诗歌主要采用古汉语,几千年的沉淀积累了大量优秀作品,而律绝的固定模式几乎未变,律绝的创新空间愈来愈小,世界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单纯以七情六欲为主题的表达手段早已司空见惯,并且约定成俗成为经典,现代律绝创作陷入两难境地。一是因循守旧,旧词旧句旧典旧意境,徜徉穿越在古人曾经的世界,追求原汁原味古香古色,意淫不已,美名其曰“捍卫国粹”。二是大胆抛开几千年来积累的优秀文化成果积淀,任意改变汉语传统句式用韵表达手段,嫁接外来文化,甚至追捧网络流行用语,跟风前卫,美曰创新。复古与超前这两种极端倾向,严重扭曲了诗歌正常的发展之道,忽悠了广大的诗词爱好者,使他们在学习传统诗歌时要么裹足不前,要么勇敢裸奔,无所适从。

其七意境错位

古典诗人在两千年来创造了那么多美轮美奂的诗歌梦境!这些中华民族的伟大梦想至今不能使人忘怀:关关雎鸠、雨雪霏霏、小桥流水、金戈铁马、梅骨松馨----,这些美好的瞬间早已融进中国人的血液里成为中华民族的DNA物质,成为永远的经典,当然历史没有停止其脚步继续向前,日新月异光怪陆离的现代生活诗歌不能缺席!有些人就专干那种假冒伪劣的勾当,好端端的一首现代作品,把静态词均换成古人作品中的‘曾经用过的词’,穿凿附会,生吞活剥,改装抄袭,嫁接移植,组装出一首古香古色的‘赝品’,可以拿到古董市场上蒙混个好价钱。这种意境拼接和现代五彩缤纷的生活相距甚远,作秀做锈,总让人产生一丝似曾相识的怀疑,看似高妙,实则愚不可及。
     其八先天缺陷
   现代人学习古典诗词,不辨真伪,源流不分,一入手便开始习作律绝,宛然一棵嫩苗刚一出土就被删减修剪,按照人为设定的模式生长赋性,先天即被剥夺自由生长的权利,在有限的思维空间内畸形生长,形如病梅,这种诗人奉格律为圭臬,刻木舟而求剑,循规蹈矩,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半步,完全亵渎了诗之自由灵魂;以偏概全,竟然不知在中国诗歌的天堂内,古风是宙斯赫拉,律绝是众神之一。古风中那气势磅礴的壶口瀑布、那天马行空的自由驰骋、那剑阁崔嵬的巍峨壮观,那冲冠一怒的知己红颜----何等震撼!古风那种不受韵律字数粘对用典的人为束缚,把人的灵魂、自然的个性和宇宙的真谛演绎至令人窒息的地步,李白杜甫白居易可不是仅凭格律浪得千年虚名!
    其九认识滞后
    当前,中国诗词界仍处于狼烟四起的‘战国时期’,山头众多,各自为政,各个诗词网站水平方向规模参差不齐,中国古典诗词研究手段水平普遍较低,基本停留在200年前的大清时代,在古汉语修养、整体研究水平和指导方向甚至远远不及大清时代!中国古典诗词生逢新旧交替时机,何去何从?也许大数据时代会给出标准答案,诗词研究不再停留某个人某个作品某个章节某个词句上,不再仅凭某个人专业水平高低涉猎面积狭窄个人兴趣选择左右,大数据可以重新审视古往今来所有诗词起源流变和特色,建立起中国古典诗词发展的客观坐标,直观研究每个诗人每个时代每首作品具体的共性和个性,谁抢占了信息先机,谁就占领了中国古典诗词的发展高地,不能像今天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诗友围坐围观,仅凭个人经验仅对诗词格律遣词造句片言只语评头论足,始终是隔靴挠痒盲人摸象莫衷是一,严重干扰了诗词的正常生态。
   其十评判误导
   中国有个怪现象:无论任何领域,并不缺乏高僧大师,不知道实际专业水平高低,一旦沐猴而冠,便粉墨登场‘毁人不倦’。有一股负能量往往注重权术忽视学术,注重名利忽视修养,注重圈子忽视领域,注重维持忽视突破,凡此种种,估计中国诗词界也未能幸免。中国诗词网络大赛每年不计其数,百分之九十五比的是律绝词牌,但评委身份争议,评选机制争议,评选标准争议,评选结果争议,评选作品争议----已经没有丁点儿公信力了,整个中国诗词界需要重构价值评价体系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方向正确,脚步虽慢,也总有走到目的地的那天,但是如果方向错误,虽然勤勤恳恳辗转反侧折腾得穷经皓首,到头来还是前途渺茫不知所终。
   综上所述,格律诗靠诗歌外在的平仄粘对套路来支撑,练的是外家功;古风靠立意气韵内涵等因素成立,练的是内家功。先练古风,后练格律,容易;先练格律后练古风,万难。因为古风是诗歌之源,是所有诗歌种类原始,格律是诗歌之末流。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律绝本身就存在克服不了的缺点,不是中国诗歌发展的唯一选项和终极目标,对于初学者来说应该从源头学起-----从古风入手,慢慢进化到律绝,再从律绝走向创新。
   水平有限,敬请批评。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