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32杨惠敏:与刘宇辉老师商榷“蚂蚁诗”

作者:杨惠敏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764   更新:2018年06月21日   字体:

与刘宇辉老师商榷“蚂蚁诗”

作者:呼和浩特 杨惠敏(空空樵夫)

 

 

  刘宇辉老师写了篇诗评“宇辉评白云瑞《蚂蚁》”,公开发表在网上,刘宇辉老师首先认定这篇七绝写的“灵活的布局和语言的自然之美”,虽写蚂蚁不着一字,但处处得趣;其次,“完整地表达(蚂蚁世界)因果能动关系和坚强者的奋斗精神,客观反映自然界的生存规律。”,最后引申到人“人类是高级动物,而非低级动物,人们不能放任长堤被长期啃噬而不闻不问不去堵塞漏洞,而最终导致长堤溃败祸害更多人畜(包括实施破坏者)。“做人,还是做畜生?”等等。

  我个人觉得刘宇辉老师这篇诗评有三点不谐之处。

  一不谐:白云瑞先生的这篇《蚂蚁》原诗,起承部分是以蚂蚁自己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的,一个为了生存而匆匆忙忙奔走的生物体,那份彷徨无助迷茫的蚂蚁神情跃然纸上。转合部分的因果关系有点败笔:“但使----,不教----”,这种句式在中国古典诗词作品中约定俗成,比如“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两句构成了完整的因果链条虚拟语气,这两句中有一个关键动词“教”字是重点,这个词和后面名词“胡马”附属部分,构成“宾补结构”才能完成!而白云瑞先生则换成了“辞”,“辞”字在“不辞风雨”中是推脱逃避之意,和宾语“风雨”及附属部分,则构成连动结构,没有形成对应的虚拟语气,因为后半句是陈述语气!一字之化,差之千里,弄巧成拙前后两句不搭界,因此“但使举家皆得饱,不辞风雨噬长堤”是个病句!

  其实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能让我们全家都能吃饱穿暖,我也不必冒着风雨辛辛苦苦去破坏长堤了(干坏事)”,但是这个“辞”字不当,却破坏了这种完整的因果关系,折中之计,应该是“但使举家皆得饱,无须风雨噬长堤”,表达比较稳妥。

  二不谐:刘宇辉老师显然曲解了作者原意:“蚂蚁都知道劳动成果的来之不易和美丽幸福生活的应当珍惜,人类不可能连蚂蚁的觉悟都没有,诗人成功地表达了他的第一意图”,作者虽然写的是蚂蚁,虚拟推想蚂蚁世界,但角度是人的,价值观也是人的,作者要表达的意思是一种愧疚心理,通过蚂蚁口吻想说如果解决了蚂蚁的温饱,我们也不想去破坏环境去干坏事的,言下之意表达了世界生物链中社会底层生物体的无奈和幽怨!因为病句“不辞风雨”误导,刘宇辉老师被领进了正解的黑豆地里,致使刘宇辉老师的一番“最伟大的、最正确的、最天才”的引申发挥成了空穴来风,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三不谐:世界万物,一切皆可入诗,蚂蚁虽小,但意义却大,亦所谓“微言大义”也。刘宇辉老师只见草木不见森林,只观察到了蚂蚁世界的的真实细节,什么“朱墙、野草、槐国和长堤”,没有意识到这些词后面的隐意。为什么作者精选这些词呢?从词义分析,如果“槐国长堤”和蚂蚁渊源深厚的话,那么墙的集合外延很宽:比如栅墙岩墙山墙宫墙夹墙圩墙严墙驿墙门墙边墙蛎墙檐墙循墙藩墙葭墙糊墙,泥墙和矮墙等等,这些墙其实更接地气,更加符合蚂蚁世界本身,作者竟然弃之不用!而朱墙是个特定词汇,蚂蚁是嗅觉动物,没有颜色概念,朱墙专指皇家之墙,是紫禁宫的代称,成语有“朱墙碧瓦,朱墙黄瓦”,朱墙按古代封建专属皇家,属于“中央”,不是地方上普通人家或是高官富豪享用得了的!可见作者政治意图明显。顺着这条思路“槐国”迎刃而解,就是梦想之国,多少有点儿嘲讽之意。野草代表草根民众,“噬”是个贬义词,代表作者的感情喜厌倾向,指动物贪婪吃相,长堤代表“槐国”之根基,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具象。作者为什么非要把个体生存意义和社会主流价值人为设定为尖锐的对立矛盾关系呢?

  《蚂蚁诗》应该不是单纯写蚂蚁吧!醉翁之意不在酒,现在早已不是“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禁锢时代,但也有所不议,有所避讳。综合《蚂蚁诗》整体意境和具体意象和起承转合推理逻辑,在当前“实现中国梦”的现实社会追求和谐的语境中,作者创作此诗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呢?

  也许是农民为了生存不得不滥垦滥伐破坏环境后的辩解----

  也许是不法工厂为了追逐不法利润偷排污染后的愧疚----

  也许是腐败分子滥用权力索贿受贿后的自圆其说----

  也许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但肯定是负面的反社会的----

  空空愚笨,缺乏想象,胡岩鸾玉,敬请批评。201806181310端午节。

 

附件:评论文章链接:http://www.zgbsbl.com/CommentsView.asp?ID=1282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